转子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转子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论上海国资改革-【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9:05:25 阅读: 来源:转子泵厂家

“目前看来,上海这次的国资改革,‘国进’的意味更浓厚一些。”一位上海国资系统人士评价道。

在新一轮上海国资改革方案《关于进一步推进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颁布近一年之后,上海国企的改革开始驶入快车道。

自2009年6月起,一大批隶属于上海市国资系统的上市公司,陆续出台一系列的重大资产重组计划。

6月22日,广电电子(600602)(600602.SH)、广电信息(600637)(600637.SH)董事会通过了重组方案;7月13日,停牌逾一月的ST东航(600115.SH)、*ST上航(600591.SH)同时公告了双方的整合方案,上海最大的航空企业资产重组正式展开;8月31日,锦江股份(600754)(600754.SH)公布重大资产重组方案;10月中旬,停牌四个多月的上海医药(600849)(600849.SH)、上实医药(600607)(600607.SH)、中西药业(600842)(600842.SH)也实现了“三合一”,上实系医药资产实现整体上市;与此同时,同样停牌多日的上海建工(600170)(600170.SH)也公布了定向增发收购近47亿资产的庞大计划……

在不断粉墨登场的重组方案背后,上海国资改革的方向、路径,已然清晰。

三条道路

在此轮上海国资改革中,“资产证券化”被看做是最大的亮点之一。

“这有利于更多的资产进入到上市公司,加强资产透明化和外部监管力度。”上海一家大型国企负责人评价说。

按照上海市市长韩正的说法,未来,上海国资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将从现有的18%提高到40%左右。据东方证券的测算,如果按照提高到40%的比例计算,即将注入上市公司的国有经营性资产总量保守估计将达到1800亿元左右。

正是这个目标推动了资本市场的重组浪潮。东方证券曾认为,上海国资在资本市场的整合有两种非常明确的预期,一种是仅有一家上市公司且资产注入预期明确的集团,整体上市是最终目标;一种是确定集团主业,明确旗下多个上市公司的定位,分别进行同类主业资产的合并。

建工集团,正成为第一种模式的先行者。10月13日,建工集团旗下上海建工公布了重大资产重组报告,确定向大股东建工集团非公开发行3.22亿股,购买46.86亿元的核心资产,囊括了建工房产、多家专业施工及材料工程公司的全部股权。如果一切进展顺利,上海建工集团最快在明年初就能完成核心资产整体上市,向“总承包商+房产开发商”的目标前进。

而第二种模式的践行者,目前看来,则将包括光明食品、华谊集团、上实集团等等。

光明集团是这种模式的先行者。此前,光明集团已经针对旗下4家上市公司确立了各自的主业和定位,并进行了相关资产的剥离和注入。目前,光明乳业(600597)(600597.SH)、海博股份(600708)(600708.SH)、金枫酒业(600616)(600616.SH)、上海梅林(600073)(600073.SH)已经分别确立了乳业、流通业、黄酒业和罐头与肉制品加工业的定位。

2009年8月,光明食品副总裁葛俊杰对本报记者表示,光明对于现有的上市公司的“专业化整合”,已经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将着力打造成行业龙头企业。

而第三种模式——剥离上市公司资产、再注入其他集团的优质资产,也已浮出水面。8月底公布重组计划的锦江股份,便是一例。

根据计划,锦江股份原有的五星级酒店资产被置出上市公司,取而代之的是经济型酒店锦江之星。对此,锦江股份的解释是,与高星级酒店相比,经济型酒店长期成长预期明确、行业波动性小,锦江之星置入上市公司后,这块业务未来5年的成长速度将达到30%。

“国退”之难

上海国企在资本市场的频频举措,展现的更多是优势国资的整合与优化。

目前,上海在国资布局方面的目标是,经营性国资基本集中到城市基础设施和关系国家战略、国计民生、城市安全、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先导产业等支柱产业和战略产业。

2008年11月,上海国际集团与国盛集团相继组阁完毕,也显示出上海政府对于国资产业布局更大的期望:作为上海两大国资经营公司,两者被分别赋予作为上海打造金融控股平台和非金融产业运作平台的职能。

“国盛体现的是上海未来5-10年的产业布局,对一些国资和大项目的整合。”一位国资系统人士认为,2009年年初,国盛参股大飞机项目,就证明了上海政府想要在这一块有所作为。

不过,有进便有退。在更多不关乎国计民生的领域,上海国资则希望实现顺利抽身。毕竟,上海国资布局过于分散,是总所周知的现实。

上海体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郑韶认为,上海国企布局有两个极端,一方面,国企完全在政府的管控之下,不惜代价去承担公益性职责,无法按照主体自愿展开完全竞争;另一方面,放任国企在轨道上运行,一些企业主要精力都放在房地产和开发区上,不能拿出像样的产品,也没有深化企业产品结构和产权结构调整。

郑韶建议,国资覆盖面、国资股权比例、国企投资层级,都要进行收缩。

事实上,一年多来,上海几乎所有的大型集团,都在为清理“非主营业务”而忙碌。

华谊集团董事长金明达表示,从2008年开始,华谊集团已经清理了271户低水平、高能耗、高污染的非主业企业,2009年的目标是清理140户。同时,管理层级有七级之多的华谊,正着手将原来的管理层次大量缩减。“主要是纵向消除四级次以下企业,横向收缩二级投资管理幅度,点上解决非核心业务投资。”

而上海国资从竞争性行业的整体退出,则有望从上海家化(600315)取得突破。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不出意外,上海家化集团将成为第一家进行国有股退出工作的上海国企,原因是“它资产和人员都比较干净”。

不过,总体而言,对上海国资从一般竞争性领域退出,前述国资系统人士并不看好。

“没法退。”在他看来,一旦国资退出,将涉及众多国有职工身份的转变,政府需要承担的成本太大,“加之目前经济形势仍未改善,这一点做起来更难”。在他看来,这也是迄今为止上海部分国企的改制未有实质性进展的原因。

“目前看来,上海这次的国资改革,‘国进’的意味更浓厚一些。”上述人士评价道。

6辊320型剥皮机

延边FBD275矿用对旋局部通风机噪声带第三方

鹿茸厂家低价热销

玻璃钢消防水箱

经络检测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