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子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转子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行投行转型知易行难绕道寻PE合作投企业客户股权

发布时间:2019-09-30 04:33:00 阅读: 来源:转子泵厂家

银行投行转型知易行难:绕道寻PE合作 投企业客户股权

[ 考核与业务推广并不协同,参与其中的员工缺乏激励和动力,“现在业务做着做着就做回去了,一些规划到分行后就推行不下去了” ]

银行投行化的进程,在踩线叫停及创新驱动的矛盾中曲折而反复地前进。多家商业银行年内均提出加码投行业务的口号,在债券融资承销、资产托管及财务顾问等传统模式之外,股权融资、信贷资产证券化等突破也亟待落地。

抽各分行骨干到总行

一年前,李奥(化名)从某风险投资公司应聘到某股份制商业银行总行的投行部,也由此从华北某省来到了北京金融街。这是他工作10年来的第三份工作。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在金融投资机构从事投资相关业务。进入银行时,正值这家银行的投行部门大举招兵买马之际。而最受青睐的,则是PE及券商领域的专业人士。

但在过去四个月的工作日里,加班至晚上九十点才下班也成了家常便饭。“已经不再有把工作做完下班的想法了,因为永远都有那么多的案子在等着你去做。”李奥说。

然而来自工作的压力,还不止这些。总行已经下达了年内投行业务的内部指标。其中,债券融资承销额目标几近翻倍。要突破2600多亿元的承销目标,这在主承销竞争加剧和发债主体自主选择提升的当下并非易事。此外,在债券及股权类理财产品创新和推广上也下达了非硬性指标,力保投行业务的全面推广,细分领域取得试点突破。

李奥所在银行的总行年内欲大力推进投行业务,流程上将以类事业部形式独立开展,队伍则由身处各分行投行事业部的人员组成。“就具体业务开展而言,分行投行部项目将由总行完成最后风控和清算环节,而类似股权融资试点等方案也需总行最后审批,业绩考核纳入总行投行业务整体核算。分行人员在其中应积极配合项目落地,但个人业绩考核指标则仍以在分行的创收为主。”李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

在李奥看来,考核与业务推广并不协同,参与其中的员工缺乏激励和动力,“现在业务做着做着就做回去了,一些规划到分行后就推行不下去了”。

另外一种压力,来自应对竞争的求变求新中的观念碰撞。债券承销承压之下,有某分行加紧推出股权融资试点方案;该分行主张以理财或私人银行专属产品所募资金为来源,但报至总行则有部分观点认为,应从风控考虑出发而使用传统授信渠道贷款。但若按此建议操作,则又回归至现有的并购贷、投联贷等传统投行业务模式中。创新一说,也将流于形式。

事实上,不单单是李奥一人,在不少欲做大投行业务的各银行相关人员的预期中,未来分行的相关业务对接和开展也都充满了未知和挑战。银行投行化的推进中,债券融资及财务顾问仍是各家银行投行业务主要阵地,更是彼此间的必争之地。信贷市场供需关系近几年反复变化,但丝毫没有让新增发债主体的争夺降温。但即便如此,债券融资规模增速也已在趋缓。

“2600多亿的目标对我们来说不算艰巨,但在现有发债主体上全面深度开发也很难。”李奥表示,翻倍的业务指标需要强大的内部运作机制来协调,但最终的落实以及新增的发债主体都需要依靠分行的后期营销支持;共享客户及资源等在分工明晰的银行体系内可能性很小。

“债券市场创新产品不断增加,参与各方主体力争完成本年任务,并从债券品种的方面考虑积极布局明年,挖掘优质客户;目前预期是若下半年资金趋近,债券定价也会随之升高。”而李奥还介绍说,国内债券市场近几年快速发展,但银行同业竞争也逐步加剧;相对应的投资者也更趋于理性。作为主要依赖利差的传统业务之一,承销方已不再占据绝对主动地位;评级和定价的差异,已经开启了企业与银行间双向选择的模式。

切换到哪种模式?

而李奥很清楚,招聘时选定了来自金融投资机构的自己,银行的预期和意图绝不仅仅再是现有的传统投行部业务。

然而,我国商业银行投行业务可能并没有太多的想象空间。与外资投资银行和券商投行业务仍有较大不同,商业银行投行业务目前仍依靠债券融资规模红利,以及各类贷款、资产托管和财务顾问业务收入主要支撑。尽管在2012~2013年间因债市扩容和信贷收紧而迎来一波强势增长,但同质化严重的投行业务模式让发展缺乏可持续性。

此外,直投被严格禁止,各行并购金融发展则参差不齐。业务拓展道路上还面临多条政策红线。其中,PE业务在募集、投资和管理等多个环节接受着法律法规的严格监管。

银监会在去年1月的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议上,首次明令“严禁销售私募股权基金产品”。更早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四十三条便规定,商业银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得从事信托投资和证券经营业务,不得向非自用不动产投资或者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但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

此外,《贷款通则》还明文规定,普通贷款不得用于权益性投融资。而在《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投资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中,理财资金也被明确规定不得投资于未上市企业股权和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或交易的股份。

“伴随PE市场完善和迅猛发展,仍不乏先行者在可操作范围内开荒扩路。先行起跑者如五大国有银行,已利用境外子公司优势开启直投业。而相比之下,像我们这样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则更便于以并购金融、股权基金等方式转型落地。”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相关人士称。

投行业务全面加码

李奥入职以来,其所在银行的总行先后启动了相应金融资产平台的收购、投行团队招聘及整体业务平台搭建,从上至下推进投行业务发展之势迅猛。自下而上的转型也在同步启动。

据本报记者了解,上述提及的分行探索股权融资方案的试点方案中,探讨中的可行方案是由试点分行拟以总行理财资金委托旗下资管公司设立转向资产管理计划,再以该资管计划投向第三方信托计划;而该信托计划将出任LP,并引入外部合作PE为GP共同认购PE基金,最终该PE基金将全部投资于拥有该行授信的高新技术中小企业 。

“类似股权融资等业务将真正而全面地推动投行业务发展,对银行来说不仅是未来新的盈利点,且可以利用自身融资成本低等优势,强化融资业务;重要的是,还将逐步推进商业模式转型。”李奥对于自己的岗位使命颇为清晰,“因为现在各家银行都越来越重视投行业务,我们私下都成了很不错的朋友,还为了方便相互了解同行在做什么,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

年初,多家商业银行年报中都将投资银行业务置于年内的转型重点推进。据本报记者不完全数据统计,目前A股上市(除三家城商行外)的13家银行,在去年债券融资承销规模突破2.54万亿元。其中,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的主承销债务融资发行金额超过3000亿元。“受到来自国有大行的压力,如招行、建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都已经提出了非常明确的投行业务发展目标,但这个行业里,擅长干这个活的人才就这么多,包括我在内的不少同行,也经常会接到来自其他银行的邀约,开出的价码已经不算低了。”李奥称。

放开我北鼻3嬉笑怒骂都是爱云南白药儿童牙膏健康守护益起来商丘

葡萄霜霉病的症状及防治方法宽萼景天

小小靓科技福建首款人工智能农业机器人上岗龙头花洒

舞比快乐广场舞嘉年华株洲岳阳开演展湖湘魅力贝多芬